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 >
危机与未来:他决定在农村修房子!
2020-04-13

基辛格说:新冠疫情将永久改变世界秩序。现在,我们生活在时代更替之际。领导人面临的历史性挑战是一边管控危机、一边建设未来。

此前国内疫情暴发之时,有文章就称,疫情将改变很多人的工作、生活思维方式,这是一个无法预料的时代,未知与不确定性将增加。

来逛的顾客戴着口罩,人并不是很多,显得有些冷清。疫情之下,商场之难可想而知,不过大家还是在想办法。

我们经过几家服装店时,发现有营业员们在开着直播,热情地推荐着自己店内的服装,还让店内的小姐姐服务员上阵当模特。过去我们至少在逛商场的时候还真没有发现。

有家服装店告诉我们,她们今年通过网络直播的订单,送衣服上门就比过去多了一些,毕竟出门的人少了。

我们常去的一家早餐店,生意一直很好,老板从来是不送餐的。现在也开始电话预约送餐了。

而我一位朋友的早餐馆,干脆就没有开业了。大家问道会不会减房租,朋友说,减房租就甭想了,去年还说今年准备涨房租了,现在不知道还涨不涨?

还有一家教育培训中心,至今没有开门。“租金减免的事还没和房东谈,因为面积比较,租金额度可不小,不知道会谈出什么结果?心里真没底。”老板说,“这学期的经营估计就很难了,现在学校周六都要上课,培训中心就没有多少生源了,恐怕只能期待暑假,看怎么样?”

他们夫妻俩都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年轻时双双到城里打工,在城里买下了一套房子,其中一人还买城里的社保。儿女也在城里工作下来,有了房子。他们应该算是被市民化的农民工,成了城市市民。

可是,多年前,丈夫一直想着回农村,随便找点事干,不想再在城里那么奔波辛苦、劳碌,还是想回归田园生活,自由自在,乐得清静逍遥。

所以在去年,他们把农村老家的房子进行了彻底全面的整修,按照城里的标准完善了各种功能,住起来一点也不比城里房子差了。

只是妻子并不太乐意,因为还是觉得城市生活方便,娱乐丰富,条件也好,朋友也多。毕竟大家都到城里打工来了,农村里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她不想那么安静。

这次疫情,他们不得不在农村家里呆了很长一段时间。由于房子整修过,所以住着很方便、很舒适。不像有的农村房子,外强中干,从外表上看很大气,内部细节却是一塌糊涂,房子虽多,却并不好用,卫生间不方便、洗澡间不好用、厨房不好用。

这一次长住,让他们夫妻终于达成了一致,决定今年在农村住下去,还争取在农村找点事情做,如果可以了,就不打算再出门了。

丈夫告诉我,通过市场调查,他想着办一个新型的小建材厂,只是有一些灰尘污染,担心环保难以通过,所以还在想地址。如果实在不行,他还想着利用村里大山的一些石头资源,看其中有没有什么价值。

像他们这样返乡在家的人还有不少,有的也在想办法,看能在乡村做点什么。我和他们一起谈到了农业方面的思路,能不能有些突破?

至少从应对危机来看,农业绝对是基本盘,先得有饭吃,把自家的田种好,至少不担心生存。

当然在赚钱的问题上,就谈到了果木业,因为是山区,村里外出打工的人多,闲置的土地、荒地还不少,加上其它一些地方成功的经验,可以考虑发展水果、苗木等产业,只是先不要贪大,而要脚踏实地。

记得前不久,有位专家型领导对农业规模性经营给予了否定,认为农业大规模经营方式并不科学,尤其是以赚补贴作为目的的,根本不具有可持续性。

比如规模大了之后,如何对面长线广的土地实施有效的管理?如何控制农村劳动力的成本?因为规模小的时候,农村劳动力可能还充足,可是规模一旦大了,农时一集中,劳动力可能就不够了,而且技能手艺也不能保证。

有个地方的蔬菜基地,每年需要采摘蔬菜的时候,就要从外省集中调运劳动力。因为本地人力不够。

十多年前,他从农村考上了一所985高校,毕业后在城里工作、创业、安家、落户,如今也在城里有了几套房产,应该是一位比较成功的中产阶层。

他不是没有想过在农村修房子,尤其是各种关于农村土地改革的说法,也让其想把父母在农村的土地财富好好抓住,不致于父母百年之后就没有了。

今年春节,他和父母在一起住了一个月左右,最终通过联系一个顺风车(实质上就是黑车),通过层层口罩、一路上不说话不吃饭等方式,好不容易回到了自己在沿海城市的家。

然而,回到城市之后,工作、生活状态已经发生了变化。原来经常出差、出国的业务,现在显然不具备频繁出差的条件,尤其是出国不太可能,有业务也大多是在网上进行。

而在城里的生活,显然不如农村那样广阔。毕竟农村人要少一些,活动的空间、范围要自由一些,人也大多是熟悉的,不用太过担心陌生人。

只不过,他觉得父母的老房子住得太不方便,因为已经养成了城里生活的习惯,做饭、洗澡、上厕所、办公等都有些不太适应。于是,他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对父母的老房子进行大改造,重新按照城里的标准要求修一座房子。

他说,随着父母和自己年龄的增长,不论是要看望、陪伴父母,还是自己返乡休闲,以及应对可能的危机,至少可以做好一份安全屏障。

对于他的工作而言,网上其实可以解决,除了一些现场少量的沟通与协调。这或许也是一种考量。

上个月,我和几位同事去过一个山村小镇,镇里发展的主要产业就是果林业,农民日子过得不错。据当地官员介绍,一般从事果林业的农户,最少年收入也在十万左右,最多的有上百万。

农产品的销售,除了有生意人的大车进村,电商平台发展来势也不很好,镇上有位年轻的女大学生,专门靠电商平台销售镇里的农产品,年收入也在几十万元。

更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在于,接下来的应对,可能更需要有大力度、超常规的改革,用改革激活市场和社会细胞,用改革提振人们信心。

我们不能丢掉根本,不能抛弃基础。实体经济,科技、教育,农业、工业,再也不能含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