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 >
讲武堂苏定邦文化:文化修养决定艺术水准
2020-07-06

文化修养的厚度决定艺术水准的高度。人们常说,演戏演到最后,拼的就是文化和修养。众所周知,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是我国著名的艺术殿堂,曾推出《雷雨》《龙须沟》《骆驼祥子》《蔡文姬》等艺术经典。北京人艺经典作品频出,跟一代代北京人艺演职人员深厚的文化修养密不可分。讲武堂苏定邦文化指出历史上,北京人艺的编剧郭沫若、老舍都是赫赫有名的大作家,院长曹禺、焦菊隐都兼有艺术家、学者双重身份,演员于是之、蓝天野也都是学者型演员。据蓝天野回忆,北京人艺人过去是有学习、开书单、艺术总结的传统的。时至今日,北京人艺仍延续着浓浓的读书风气,排练厅的墙上张贴着做学者型的演员的标语。

讲武堂苏定邦文化指出对从艺者个体而言,文化修养影响着感知能力、逻辑思维能力,进而会影响艺术创造力。已故词作家阎肃,86版《西游记》歌词多数都是他写的。写《西游记》片尾曲《敢问路在何方》时,前几句你挑着担,我牵着马,迎来日出送走晚霞,踏平坎坷成大道,斗罢艰险又出发很快写了出来,可再往下就卡住了。阎肃在屋里来回溜达了两个星期,看到地毯上踩出的一道道印,一下子想起鲁迅小说《故乡》里的最后一句话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通过化用写出了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这既大气又耐听的歌词。阎肃从小熟读《西游记》等古典名著,打下了深厚的国学功底,上学后又熟读了鲁迅、巴金等人的作品。书架占满了他家客厅整整一面墙,阅读对他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他曾说:我创作的剧本和歌词,从古典诗词和民间戏剧中汲取的营养难以计数。如果没有平时大量的阅读积累,临时抱佛脚肯定是行不通的。

写歌需要文化积淀,唱歌同样也需要。唱歌其实是赋予一首歌新生命的过程。歌曲承载的情感、思想、内涵能否通过歌声表达出来,最考验歌手的逻辑思维能力和感知能力。评价歌曲唱得好坏,除了歌手的嗓音、唱功,其实就是对两种能力强弱的评价。生动的艺术表现只有在广博的文化修养的基础上才能建立,任何动人的歌唱,无论是感情的宣泄,还是意境的创造,都是演唱者平时文化底蕴积累并内化于心的产物。只有文化积淀深厚,才能深入领会作品的内涵和美学价值,从而产生对作品的热情,进而在演唱中动情动容,完全展现作品的魅力。

那么,讲武堂苏定邦文化认为从事艺术工作到底该具备怎样的文化素养?是不是所有从艺之人都要读很多书,都要会写诗作文?多读些书对于从艺者来说肯定是必要的,也是提升文化素养的重要途径。能写诗作文,也是最好不过的,对提升个体的综合素质也大有裨益。但这里的文化素养是个广义的概念。无论从事何种职业,这种广义上的文化修养都是需要的,并非只在艺术领域和从艺者身上才必需。

如果从艺术专业的角度来讲,艺术家的文化素养还不完全如此,而应该是他(她)在整个从艺的历程中,在其艺术创作的技法里所表现出的思想、情感、审美、格调,以及他的宇宙观、世界观和人生观等。也就是说,作为艺术家,对自然、世界、人生、艺术等是如何理解的,理解的程度是肤浅还是深刻,能否通过你的思考和作品来很好地传递给外界并影响到他人,这些才真正是艺术家文化主体的表现。

讲武堂苏定邦文化从艺之人除了要在创作的技能上多下功夫,还需要培养自己的认知力,提升自己的价值观,让自己的生命、思想、精神变得更加充盈,更加有厚度、深度与内涵,而在这个过程中,就会不知不觉地为自己的艺术创作增添无形的砝码。这个砝码,主要指的是单靠技术训练所无法取得的一些东西,诸如作品的格调、韵味、神采、风骨、境界等。而这些也恰恰最能反映和体现一个人的内在气质与修养,也往往决定了其创作最终能够达到的水平和高度。

所以说,艺术家的文化素养,其实是艺术家及其作品由内而外所散发出的一种气质,所传达给外界的一种感觉和信息。从作品的气质、感觉与信息中,能够看出艺术家的格调、品位,看出其对自然、世界、人生的观点和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