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 >
说走就走,感受乌兹别克的别样文化
2020-07-06

超过两千年历史的布哈拉是乌兹别克斯坦的第三大城,中国古称花剌子模,布哈拉三字的原意是”修道院“或”学术中心“,可想见,这里除了曾是古丝路上的商业重镇,也是宗教信仰的中心,来到布哈拉的第一个造访行程,即是前往Chor-Minor Madrasah。

乌兹别克斯坦独特而灿烂的文明,以撒马尔罕、布哈拉、希瓦三座古城为代表。在布哈拉旧城中心醒来的感觉,有别于下榻在希瓦内城区旁那样安静, 因为旅馆就位在这座历史中心;拉比池畔Lyabi-Hauz的马路边上,这一带不仅在历史上扮演商业聚集的角色,如今也一样的繁荣,周边满是在观光热潮中掘起的旅馆、商店与餐厅,因此很早就听得见汽车往来、与三三两两游人细语的声音。

自助早餐台上惊见彩蛋,这不是为基督教的盛事──复活节所准备的祝愿礼物吗?旅馆内的早餐朴实简单,大概像这样的地方都是如此,也没的嫌,不过餐台上出现彩蛋到是令人挺惊讶的,而且算算日子,2019年的复活节也早在七天前就过去了,不过,蛋是新鲜的,所以大家还是很捧场,选了自己喜欢的图案为一早的徒步旅行垫个底。倒是旅馆内及周边有一些文化气息浓厚的摆饰品与造景可以看看,在出发前预先体验一下古城风情。

中庭内一处供旅客休憩用的区域,与壁面上一幅描绘古代拉比池畔的石雕,非常有当地的Fu,而回廊上的木雕天花板与窗前的铜壶,则有一种既粗旷又细腻的味道。饭店附近的石砖墙、木门窗、凉亭与一个传统式的伊斯兰建物

一大早就为布哈拉市容整洁卖力工作的妇女。这情况在中亚地带并不稀奇,很多维护市容的劳动工作都是由中年女性担任,年轻妇女的责任就是生、养孩子,年纪再大一点的老太太, 就在家帮忙带孩子

转转兜兜几分钟后,我们踏上徒步旅程,前往四女儿塔清真寺Chor-Minor Madrasah,在到达目的地前,我们专注的是古城深巷内各形各色的生活景象,一段路程后,我们停在四女儿塔清真寺的广场前,证了多数人对布哈拉的形容;独特、优雅与灿烂鲜明,虽然这座清真寺只是整个旧城区内的一部份,但是它已经将传闻具体呈现在眼前。

经过修复重建后的四女儿塔清真寺,仅存四个塔、门楼与周围几幢建物,其余的部分;包括清真寺、经学院与法院等,已在过去200年中经消失,如今看来虽然面积不大,但依旧很宏伟,尤其是反传统设计的四个塔,及铺了绿松石陶瓷饰面的圆顶,既迷人,又难以解释。曾传说这是一位商人为了思念四个出嫁的女儿而建的清真寺,但根据历史记载,这位富裕的地毯商人因为在造访印度泰姬玛哈陵后留下深刻印象,因此希望在这座城市也建造一座伟大的建筑,借以表现世界上所有人民一样平等、自由的宏观。于是富商于西元1807年初召集建筑师和工匠,一同完成这个愿望,并且藉由每个塔上不同的宗教元素装饰,表现不同教派间和平共处的寓意。

不过最绝妙的,还是经过近代数次维修后,放在塔顶上的鸟窝。当然那是假的,但却是有原由的,原来过去因为这里的土壤含盐量很高,曾盖了一座池塘,利用水循环来降低盐份,因此吸引了很多鹳鸟前来,定居在城里的建物高处,直到苏联政府觉得池塘很丑而拆除后,鹳鸟才渐渐消失。如今又把鹳鸟巢放上塔顶,似乎也有一点Kuso历史的幽默趣味。四座高塔曾以不同元素拼贴传达了和平的理念,现代人则幽默地在塔顶上放了两只鹳及一个鸟巢,无伤大雅地开个历史小玩笑若无法了解高塔上表达的深奥寓意,而从审美角度欣赏,说这四座设计不同的塔代表了相貌、个性相异的四个姐妹,似乎也不无道理,无论这座塔的诞生是源自于发扬平等与自由理念的富商,或出自单纯思念出嫁女的父亲,四女儿塔清真寺Chor-Minor Madrasah,将以它别致的造型在历史古城中继续散发迷人的魅力。

Chor-Minor原意为四个宣礼塔,不过这四座塔实际上并没有宣礼塔(或唤拜塔)的功能,而塔底下的建物则是做为入口的门楼,也并非清真寺,目前这个空间是一个纪念品店,贩售具民族特色的手工艺品。行程在桑树下吃甜甜的白色桑椹后结束,看着枝繁叶茂的桑树,不禁遥想起丝路通商的年代,因为经贸往来也同时传递的养蚕文化,让制丝技术往西方流传,成为一种影响具大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