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 >
每天喊教育观,你真懂什么是教育观吗?
2020-06-23

教育观指的关于教育现象和问题的基本观念体系。首先,它受一定的政治、经济制度和生活水平等制约,并受意识形态、文化传统及科学技术等影响,具有历史性和时代性。其次,不同人的教育观带有个体认识差异的特点。由于人们看教育的立场、角度、方法等存在差异,必然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教育观,并呈现出百家争鸣的状态,不论人们对教育的主观意识是怎样的不同,都不影响教育的客观本质。

历代教育家都会提出自己的教育观点,需要注意的是,他们无意对“教育”下一个普遍适用的定义,而是出于对教育实践的关注,在特定时代的政治经济文化背景下针对教育问题“症结”提出“教育不应当是什么”“教育应当是什么”。这是他们个人的教育观,是他们对于教育的价值判断。

教育观包含的内容过于冗杂,诸如教育的本质、目的、学生教师等等,一个人教育价值取向是他教育观的重要因素,今天我们就从教育的价值取向这个点剖入来简单谈一谈。

梳理在历史和现实中影响较大的教育价值取向以及存在的不同的教育现实问题,希望从中能够对前人教育观有所认识,对现下的教育有更进一步的思考。

在教育领域普遍存在这样三种教育价值取向,即“社会本位”教育取向、“个人本位”教育取向与“文化本位”教育取向。

先说个人本位论。欧洲中世纪末期兴起人文主义教育思潮,关于人的概念渐渐清晰。卢梭的“自然主义教育”应运而生。他站在“个人本位论”的一方,提出了“尊重儿童天性”的主张。他认为,当时社会对儿童的教育是对其天性的戕害,教育应把儿童培养成“自然人”而不是社会的“公民”。

但这带来的教育现实问题也是很明显的。首先,个人本位论强调个人价值,强调具体的社会现实对人的压抑和残害,是有道理的。但是人不可能独立于社会之外。人不仅要成为一个自然人更要成为一个社会人。其次,卢梭的教育思想具有着时代局限性,他所设计的教育情景是在家庭中实施的个别教育,借助个人经验发展个人理性。但很快,公共教育制度兴起,集体教育取代个别教育,大量知识源泉转化为“教育资料”,在新的背景下,卢梭自然主义教育思想已经不那么适用了。

再看社会本位论,以涂尔干为代表的社会本位论者认为,社会才是真正的存在,“人实际上因为生活在社会中才是人”,因此,社会的价值高于个人的价值,教育的一切都应该服从于社会的意志。在涂尔干眼中,每个人身上都存在着双重人格。一种就是整个的我们自身,称为个体我。另一种不再是我们个人,而是宗教信仰、道德信仰、习俗、职业传统以及各种集体信仰的总和,就是社会我。从个体我到社会我的转变就是教育的目的。

不可否认,强调个体的社会化,无疑是有道理的,任何社会为了保持社会的稳定、延续和繁荣,都会对社会成员的发展作出规范,使他们认同社会普遍的价值观念和行为准则。但以社会规范个性与压制个性是不同的,培养个体的整体意识和吧个体消融于整体之中是不同的,社会本位论忽视了这些差别。在这样教育观指导下所产生的所谓“集体”“社会”不过是虚假的,在这些集体中,没有个体的位置,没有个性的空间,那么人的价值和意义又何存呢?

视野聚焦现代中国。当代教育智慧对于以上几种教育价值取向的关系处理已经给出了答案。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抉择而在于统合。但这样的统合不应是简单机械的。

黎军老师的一篇论文里提出的几个观点有较强的可实践性。一是基于受教育者的年龄因素选择教育目的。在受教育者年龄较小的时候,多强调个人本位的教育目的,培养孩子完善的人性、良好的性格、健康的心理;随着年龄的增长,主要目的逐渐从幼年时期的注重心智培养和发展转向后来注重社会技能的培养,更多的强调社会需求和社会分工。二是基于学习内容进行选择。例如,对于人文领域的教育活动,不应一味强调社会需求,更应强调学生自身的修养和对美的创造,让培养出的艺术人才更多的关注人们的精神需求,而不是在社会需求导向下制造统一规格的“艺术产品”。

在统合社会本位和个人本位的基础之上,我们产生了很多新的教育观,脱离教育一线的教育理论家们,常常会去围绕终身教育观、素质教育观、“以学生为主体,教师为主导”的双主教育观等进行讨论。但是不管构想得再怎么完美,对于一线老师来说,他们依然会常常感到不安,他们期待自己成为“园艺师”,但最终却只成为了“花匠”,每天把孩子安排得明明白白。对于人民群众来说,我国普通教育的时弊是显而易见,人们或感受到教育同社会生活脱节,或愤愤于教育忽视个性发展。但是在更好的人才选拔制度被摸索出来之前,在教育事业规模与学校规模越来越大、教育事业高速发展、教育工作者动机复杂化的情势之下,这都是应该被理解并接受的。

比如为我们所熟知的衡水中学,毛坦厂中学,它的教育模式教育理念与我们的理想显然大相径庭,但我们无法去批判,我们深知他们的身后寄托着一个又一个非常普通甚至卑微家庭的梦想。那我们能做什么呢?可能是明知无用而为之,不断加深自己对教育的理解,以爱学生为宗旨去寻求、树立、坚守并不断更新自己的教育观,当所有人都能做到这样,至少能离我们所期望的,理想中的教育更近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