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 >
刘慈欣的“黑暗森林”理论并无特别之处
2020-06-12

中国科幻小说作家刘慈欣,在他的著作《三体》里提出了一个“黑暗森林”理论,这理论也是整部作品的核心思想。该理论说的是,宇宙中有很多互相不了解和不信任的文明种族,谁都怕暴露自己,一旦被暴露就意味着被猎杀。所有的文明要么是猎物,要么是猎人,或者两者都是,小心翼翼的潜行在宇宙这座黑暗的大森林里。这个就是该理论的大致内容。

据说,《三体》出版之后,引起了众多热议,更多的读者来自于科幻圈以外,一些企业家也热衷于阅读和宣传《三体》,认为它所描述的“宇宙战场”暗示了商战残酷性。还有一些人从小说中提及的“失去兽性失去一切”做了个人的理解,上升到种族与种族,国家与国家互相竞争的层面。

总之,《三体》系列作品已经成为一个现象级的文化符号,对它的解答远远超出了文学范畴,而是包括了人性、政治、商战、历史等更大的范畴。他的读者也不再局限于科幻迷,而是包括了很多原先不读任何小说的人。

对于绝大多数读者而要是你,让他们最感到惊艳的,是《三体》中的“黑暗森林”这样的设定。但对我这样读过很多书的人来说,看到刘慈欣的这个理论,当初并没有感到特别的稀奇,也不感觉到精神上的“冲击力”。我倒是觉得,这个理论很是朴实简单,并无特别之处。《三体》当然算是优秀的小说,但是“黑暗森林”这样的理论,其实在很多更早的作品里面就有过。也可能不叫“某某森林”这个说法,但是肯定其内容是差不多的。

“黑暗森林”理论的内容并不怎么复杂,比如它强调的前提条件“宇宙中物质的总量保持不变”,其实说的就是资源是固定的。这样的设定毫无特别稀奇之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轻易做出这样的设定。就是一些玄幻修仙小说,也早有这样的类似情节设定。

比如,一部比较早的叫做《盘龙》的修仙小说,说在神界和魔界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集中在某个界面展开激烈的战斗,各大宗门势力会定期排遣最精英的弟子进入战场厮杀,不知道会陨落多少人。原来,这战争的起源是宇宙的什么规则之神所开启,因为宇宙中修炼的资源就这么多,灵气、神材、神药、法宝都不是无穷无尽的,而消耗资源的修炼者却越来越多,如果不控制他们的数量,最后大家都没有活路。所以必须采取战争的方式来淘汰掉一部分修炼者。

瞧,这样的设定,不是和刘慈欣的“宇宙中物质总量保持不变”的设定意思差不多吗?神魔战士在某个界面战场上对抗厮杀,不是也类似于在“黑暗森林”里面为生存而挣扎、拼命吗?而做出这样情节设定的修仙小说,在我的印象中还多的很,而且有的作品提出这个概念的时候,其创作年代比《盘龙》更早。

就不说修仙小说了,一些阴谋论已经流行了几个世纪,比如一个xxx的,都说他们的创始人几百年前就召开会议,大家认为地球上的人口数量太多,需要采取某些不见光的手段来淘汰过剩的人口。这与“黑暗森林”的前提假设不是一回事吗?不管这个说法是不是真的,但是已经流传了几个世纪,说明至少在几个世纪前就有人想过这个问题了。

《三体》中通篇充满了“晦暗”、压抑的色调,说什么人类必须要有兽性,否则就“失去一切”。很多人说,这个大刘真是神人,怎么就说出这么有哲理性的句子啊。其实,这也没有什么。一个经常读书的人,是会习惯于思考的,像这样涉及“人性”“兽性”的思辨,哲学家在多年前就有了类似的阐述。

我还记得有一部获奖的小说,叫做《狼图腾》,里面重点描述了一个“狼性”的问题,说的是一个农耕文明的民族由于社会结构、地理环境等因素,民族气质上会逐渐颓废、保守,缺乏开拓、勇猛的血性,而来自北方的游牧民族的彪悍“狼性”就是一味“补药”,让农耕文明不至于彻底丧失掉血性。为了不在竞争激烈的“世界民族之林”中丧失主动权,现代人都应该是“穿着西装的狼”,时时刻刻保持必要的狼性。地球上的人类世界列国林立,不就是“黑暗森林”的缩小版吗?美俄至今不愿意彻底放弃核武器,不就是《三体》中各文明之间的互相猜忌吗?

姑且不论《狼图腾》作者这个关于“狼性是补药”的说法是否成立,最起码他所描写的“狼性”,就比刘慈欣在《三体》写的“兽性”更加丰满、立体。

记得杨臣刚刚刚推出一首叫做《老鼠爱大米》的歌曲的时候,当时风靡全国,大家都感觉歌词特别新颖,感到特别好玩。但是,我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完全没有任何新鲜的感觉。什么“我爱你,老鼠爱大米” ,这种陈词滥调的歌词对我来说早就老掉牙了。我记得我在上小学4年纪的时候,班级上男生和女生开玩笑,就突然冒出来一句“我爱你啊,就如同老鼠爱大米”,这比杨臣刚的歌词早了二十年以上。所以,我听到了这首歌之后,一点都没有感觉到惊艳,就是在想,这有什么啊,二十年前就烂俗的句子了。

这也说明了一个道理,就是很多人认为特别新鲜,特别好玩,特别不可思议的的东西,其实在很久之前就有了,只不过是你不知道罢了。当然,我只是说“黑暗森林”理论并非特别新颖,并没有否定这部作品是伟大的。《三体》也确实是近年来中国科幻小说的巅峰杰作。

一些反对进化论的人,总是反反覆覆说什么“生命不可人工创造”,但其实早在2018年,国际学术期刊《自然》就发表了两论文,介绍酵母染色体融合创造出新生命形态的研究成果。科学家人工合成的染色体结构和遗传信息,与天然的染色体相似,这说明利用人工技术也能设计、创造新的生命形态了。科学界对此研究成果评价说,自然生命的界限可以被人为打破,甚至可以人工创造全新的自然界不存在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