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 >
阅文惹众怒:作家成IP底层劳工 码字不配有尊严
2020-05-17

包括唐家三少、我吃西红柿、天蚕土豆在内的头部网络作家、编剧汪海林等相关领域名人纷纷出面表态,与网友共同反对阅文集团的新合同条款。质疑声浪一波接着一波,如何留住810万作者,成为刚上任几天的阅文新管理层将面临的一场考验。

从《鬼吹灯》作者天下霸唱被诉侵权《鬼吹灯》,到今天这一写手圈的“至暗时刻”,时代真的变了吗?码字为生的创作者,在IP概念下只能沦为底层流水线工人?强大资本面前,要面包还是要尊严?

4月30号,腾讯副总裁、腾讯影业CEO程武在接管阅文集团后,写了一封致作家的信,内容充满对网文的情怀。程武介绍自己是“网文老书友”、曾经的腾讯文学董事长,后来成为《庆余年》影视剧创作者之一。他强调:作家是阅文最宝贵的财富,这点永远不会变,无视作家权益的事情永远不会有。

几乎同一时间,阅文与作家们新近签订的合同内容开始陆续在网上流出。与程武描绘的图景并不一致,有网友愤慨表示,新合同字里行间都写着“吃人”。

阅文和作者之间是“聘请”和委托创作关系,著作权不是你的,你也不会像员工那样有权益保障;

你的收入由阅文说了算,如果阅文不满意,还可以白嫖你的作品,然后找个枪手续写……”

一时间,网文圈陷入恐慌情绪。在阅文编辑部组建的某千人作者群里,大家已经为这件事激烈讨论了几天时间。

作者们最关心的还是实打实的收益问题。50%“净利润”(扣除各种成本后的收益)的说法令一些人焦虑:会不会像原油宝一样,搞不好还要倒赔钱?假设一位大神的小说计划被拍成网大,最后因为种种原因没能上线,损失一个亿,法律会不会追到作者头上?

“其实,新旧合同在授权内容、甲方权利、乙方报酬等方面并没有本质区别,阅文‘吸血’不是一天两天了。普通作者本来就没什么话语权可言,新合同只是把一些条款细化了。”阅文签约作者七月(化名)对娱理工作室表示。

在新合同里,5.4条写着“平台不排除以类似‘点击浏览广告/浏览指定页面/完成互动任务等形式,以代替付费购买作品章节’”……这种“新型销售模式”不应被视为侵害作者利益。

“等于说拿我们的作品去为其它的集团渠道引流?而且,这里面的数据全都是不透明的。”

除了QQ群之外,作者们也将情绪蔓延至互联网的每个角落,有越来越多白金大神、腰部作者和扑街小写手(普通作者们的自我调侃)陆续加入声援队伍。

在网文写手聚集的龙空论坛上,这两天不时出现“至暗时刻”、“网文已死”等标题悲壮的帖子,还有作者号召圈内要团结起来,“全站断更,哪怕只有一天!”

5月3日,阅文新管理层及时回应了质疑,明确表态:外界传言的阅文推行全部免费阅读,是不可能也不现实的说法,请大家不要相信。

接着,作者们便在平台内部收到一封来自阅文总编辑杨晨的信,写到节后6号会召开恳谈会,阅文高管尽数出席,希望作家们踊跃参与。

事实上,网络流传的所谓“新合同”是从去年9月就开始推出的,并非集团换帅的产物,只是恰好碰上这个时机,话题才全面发酵起来。程武等高管刚刚上任,就不得不处理这一烫手山芋。

阅文旗下的起点中文网将付费阅读模式推广开来,在初期对网文生态发展功不可没,这点毋庸置疑;

2018年,各大平台先后入局免费阅读市场,如百度投资的七猫小说,字节跳动的番茄小说,阿里的书旗小说,趣头条的米读小说等,打开了下沉市场,吸引到大批新用户。一年之内,已有5款免费阅读APP月活破千万;

反观阅文,财报显示,付费用户连续三年下降,付费阅读已触达天花板。连阅文集团也顺势推出了飞读APP,放一些旧书、普通网文、电子版图书等,探索免费模式。

他向我们介绍,以前阅文对签约作者有很多激励方式,如订阅分成(普通会员读者千字付费5分钱)、全勤奖(每天更4000字以上,每月可得600元)、勤奋写作奖(每月更十万字以上,稿酬加20%)、用户道具打赏等。只要有一个人在评论里说这小说太水,可能就不会有人看了,所以要求精,花尽心思保证质量。

而免费文的主要计算方式就是点击率,就很容易出现标题党、无限注水等现象。主人公吃个苹果,可能都要各种脑补扩充出一千字。

“对比一下现在免费和付费小说的质量就知道了,长时间这样下去网文只会越来越水,网文就完了。

更长远的问题是,头部作者以前那些小说的持续性收益怎么办,也一刀切全部划到免费里吗?

你算一下,月更最少六万字,如果不是全职,很少有人能纯靠业余时间坚持下来。这些作者没了基础性收入以后,如何保障生活?又谈什么发展空间?”

有漫画圈的网友也来力挺网文圈,他们表示,国漫已经被热钱带来的免费阅读趋势杀死了一次,不希望网文重蹈覆辙,“不要让这片创作土地也枯死。”

唐家三少在微博上表示,对于一些优秀作者,付费阅读已经不再是主要方向的时候,可以依托于免费来增加作品的影响力,从而更好地将作品进行衍生。不同平台发展方向不同,早年作家都是靠付费阅读养活的,如果阅文选择全部免费,将是自毁长城的行为。

唐家三少曾连续多年蝉联中国网络作家富豪榜榜首,年版税收入过亿,是付费阅读时代的最大受益者。他也没有否认免费阅读的存在意义。

从收购新丽传媒,到任命提出“从泛娱乐到新文创”概念的程武为新CEO,阅文集团的一系列操作早就在为IP影视化运营铺路。

从2017到2019年,阅文的版权运营收入分别为3.66亿元、10.03亿元、44.23亿元,还出现《庆余年》这样的爆款剧,发展态势远远好过付费阅读。

对阅文来说,扩大用户规模迫在眉睫,原著粉的多少,是决定一个IP价值的根基。而为了吸引新用户,便出现了前文提到的“新型销售模式”。

在这个时代,受视频冲击,纯靠写字确实很难像以前那么赚钱了。阅文的转型,某种意义上是断臂自救。

“以前其它大平台闹过类似的案子,作家同意把小说授权给同集团其它部门,改编成网络电影,但授权费用、具体细节一概都不告诉你,或者只告诉你一个极其便宜的价格。大不了网文部门赔小钱,影视部门赚大钱呗,自己卖给自己,左手倒右手。

阅文是大集团,又关联着腾讯的影视、漫画、游戏等其它部门,那么作者们的权益如何保证,目前很难说。”七月表示。

“其它平台也好不到哪去,著作权规定大同小异”,七月说。“阅文起码是大平台,总体流量高,男频向作品一般都去起点,以前待遇也还算不错。”

00后网文作家“长安余笙”初中时受电视剧启发,写了自己的第一部同人文。同学告诉她可以发到网上去,她看到自己喜欢的“太太”们都在晋江,便也开始在晋江上更文。

后来,她无法忍受晋江改文收费的规定:“有时候我想改错别字,或者因为审核有什么东西不让我过,我改自己的小说就要交钱。虽然不差几块钱,但我觉得很不公平。”

她告诉娱理工作室,考虑转平台时,很多人建议她可以去阅文,因为阅文是第一大平台。她综合权衡之后,去了阅文旗下的潇湘书院。“现在看来,其实流量并不是唯一考虑,我当时主要还是觉得他们对作者是尊重的。”

这次阅文出了新合同的事情以后,长安余笙感到非常愤怒和失望。她发了很多条微博,“明明是曾经很喜欢的一个平台啊,不求大红大紫,只是为了自己心中的创作梦想,你这个合约寒了多少像我们这样的作者的心啊。”“觉得像是自己的亲孩子被别人吊起来打一样。”

她很年轻,现在是南方某国际学校的一名高二在读学生,“虽然还是个学生,可我真的想学知识产权保护法。”她根据龙空和微博上的帖子整理了《著作权法修正草案》的一些提议模板,在网上教大家怎么去中国人大网提议。

“哪怕有那么多个人力量团结起来去对抗资本,也是属于蚍蜉撼大树的行为,这点我和大家心里还是清楚的。但是这种事情并不是说我知道可能会失败,我就不去做,我就默默无闻换个地方写就可以了。哪怕我失败,我做了就是问心无愧。就算我可能再没有办法把我的作品发出来,我也不后悔。

我个人觉得,网文是优质的文化输出,中国的网文质量很高,国外有很多人翻译,我在外网看到时是很自豪的。”长安余笙说。

唐家三少也说过,中国网文可与美国好莱坞、韩国电视剧、日本动漫并称世界四大文化现象,有过千万作家,是最有可能带着中国文化走出去的职业。